<th id="t2psz"><option id="t2psz"></option></th>
<big id="t2psz"></big>

  1. <code id="t2psz"></code>
      <th id="t2psz"></th>

      <object id="t2psz"><sup id="t2psz"></sup></object>

      <th id="t2psz"><option id="t2psz"></option></th>
          <code id="t2psz"></code><code id="t2psz"></code>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? 談天說地 ? 正文

            初夏,午后,小憩中,悠然而醒,鼻翕間一陣芳香。

            睜眼,抬頭,望窗外,暖風輕拂,原來是刺槐花開。

            圖片.png

            校園外是河岸,河岸邊斜依著幾株合抱粗細的刺槐樹已與五層樓齊高。只見碧綠繁茂的刺槐樹枝頭開滿了晶瑩剔透,質地如白玉,形態似葡萄的刺槐花。那刺槐花的芳香被微風送進了窗戶,彌漫了整個房間。面對著碧葉,玉花,清香,一時竟癡了!

            正恍惚間,耳邊驟然響起“咕咕……”的布谷鳥的鳴叫。心為之一醉!多么熟悉的聲音,曾陪伴我的童年,從來不需要想起,永遠也不會忘記……

            是的,又是五月刺槐花開的時節,又是母親起早貪黑,收割插秧的農忙時節了!不知道鄉下的母親是否又在戴著尖頂的竹笠揮舞著雪亮的鐮刀,收割著那齊腰高的麥子,不知道母親是否又將要彎著疲憊的腰身,赤著滿是老繭的大腳一歪一滑倒退著,插出六壟筆直的秧苗。是的,又是五月刺槐花開的時節,又是父親左手牽牛右肘托犁耕地耙田的時節了,不知道鄉下的父親是否又要乘著月色握著熄滅的電筒,持著鐵锨為自家的秧田蓄水填缺口,不知道父親是否又將要肩挑收割的油菜稈去曬幾個太陽,好收集起一麻袋的油菜籽進城換油以維持自家的生計。是的,又是刺槐花開的時節,又是童年的我手拎竹籃爬上高高的刺槐樹去捋樹葉,再曬干了賣掉換回幾個零錢買文具的時節了。不知道如今的父親母親是否也聽見了窗外的熟悉的布谷鳥的“咕咕……”聲……不知道為什么在這美好的季節里,在這刺槐樹花開的清香里,在這悠長悅耳的布谷聲里,會想起鄉下的父母,會止不住潸然淚下……

            是的,又是五月刺槐花開的時節,又是布谷聲聲的日子。雖然我不知道布谷鳥的叫聲是否真的是“快黃快熟,快黃快熟”,或者如母親說的“阿公阿婆,割麥插禾”,我只知道布谷鳥有很多種,叫聲也各不相同,或凄厲,或悅耳,或綿長,或低沉。我不知道布谷鳥究竟長了個啥樣,因為從來都是只聞其聲,未見其影,我只知道“子規啼血”是望帝杜宇的令人傷心卻又令人神往的愛情故事。我不知道從何時起,在老城區也能聽到布谷鳥的鳴叫聲了,我只知道校園外的清清河水,碧波蕩漾,郁郁刺槐,清香飄溢,該是布谷鳥棲息的佳境。

            刺槐樹花開,布谷聲聲起,芳香滿五月,豐收連年來!

            本文標簽:

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帶著以前的記憶,在人生的渡口里張望。

            直接看的av片免费观看_又粗又大又硬又长又爽_亚洲综合无码一区二区_18xxxx厕所偷拍w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