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t2psz"><option id="t2psz"></option></th>
<big id="t2psz"></big>

  1. <code id="t2psz"></code>
      <th id="t2psz"></th>

      <object id="t2psz"><sup id="t2psz"></sup></object>

      <th id="t2psz"><option id="t2psz"></option></th>
          <code id="t2psz"></code><code id="t2psz"></code>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? 散文精選 ? 正文

            炊煙裊裊,雞鳴狗吠,這是對農村情景的一種美好描述。

            我的家鄉處在一個小山村,前面是耕田,另一面環山有河有橋,也算是個有著小橋、流水、人家,的詩情畫面吧。

            在沒有“液化氣”的日子,農村人都是靠燒柴火維持一日三餐的生活,因此每家的草垛、材屋也是一家人賴以生存的必備之一。草垛大多都是當季里收割的稻桿曬干后堆放而成。稻桿不僅僅是拿來燒火做飯,而且它還是冬天喂牛的好飼料,另外它還能用來鋪床墊、做草繩、蓋草屋,所以稻草的用處還是很大的。

            圖片.png

            但是稻草有一個弱點,它不是很禁燒。如遇上連日的雨季,就更不易燒著。所以借著炎炎夏日,母親會到野外割些蒿草曬干用來燒火。在農村的山邊路旁到處可見用來燒火的野草。這些蒿草長的都非常狀實,是非常好的燒火柴料。

            但最好的還是木柴。有時候我會乘著刮大風的機會,去河堤兩旁的水柳林去撿一些掉落的枯枝。但有些枯枝還是沒有掉落,我就用自己發明的飛抓鉤把它拉下來。這也是做為孩時的我一個引以為豪的一項本領吧,哈哈。

            懷念老家的柴火灶,更懷念那份濃濃的家的味道。記得小麥收獲的季節,奶奶就攉些面粉,然后把揉成一個個小團貼在飯鍋邊,待開飯時那真是一個香??!自家產的面粉做出的饃味道就是不一樣,滿滿的小麥的香味。

            等紅薯收獲的季節,也會放些紅薯在飯上蒸,這都是做為一家人的零食,所以平時外出干活也會帶上幾個。我喜歡吃紅薯,喜歡它甜甜粉粉的味道,可就是因為怕被別人鄙視,每次把它帶到學校去吃,總感覺吃這樣的“零食”真的好土。所以我只好偷偷摸摸地藏著,等放學后路上沒人了再吃。

            而大鍋飯的鍋巴是最香的。每次吃完飯,先把剩飯全部盛出,然后再稍微加點火,(如果預留鍋巴,那就得在飯熟后重新加一把火,這樣就容易形成鍋巴)這樣一鍋香香脆脆的鍋巴就出鍋了。偶爾熱菜時不小心把菜湯灑在鍋里,這樣的鍋巴才是最美味的。那時候我家就留了很多鍋巴,一方面是做為平時的方便食品。另一方面是把它再次加工成粉末,這鍋巴粉加上糖那才是好吃叫一個絕??!奶奶就特別喜歡吃,因為不需要費牙齒的,哈哈。

            那時候我家的廚房是由兩間老屋改造而成,一間廚房,一間有雞舍和一張飯桌。廚房里有一灶臺,一碗廚,一口水缸,一堆柴火。除此之外還有讓我不愿啟齒的東西——兩口棺材!是的,在農村的習俗,有老人過六十以后,就該準備后事了,所以棺材必不可少。其實叫棺材太過于恐怖,其實它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壽材。對 ,就是專為老人準備的。而我每次一個人進廚房都十分謹慎害怕,都不敢正視墻角的那個地方。雖然都被蓋起來,但還是害怕看見它的模樣,有時候老鼠的一點動靜,就讓我嚇的趕緊跑出來。

            大鍋的好處自然很多,不僅僅是它煮飯好吃,同時它還是很省錢環保的。它產生的草木灰是綠色天然的好肥料。而且每到年末時節,農村人都有做年糕和米糖的風俗。而那時候廚房里又成了最熱鬧的地方,一家人做著過年的美食有說有笑……

            無奈現在很多地方都不讓燒大灶,農作物的秸稈爛在地里也不給帶回家。唉,那年糕的糯味米糖的甜味只能在記憶中去體味了,大鍋飯的日子也一去不返了……

            本文標簽:

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帶著以前的記憶,在人生的渡口里張望。

            直接看的av片免费观看_又粗又大又硬又长又爽_亚洲综合无码一区二区_18xxxx厕所偷拍wc